现在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薄止水私下教了小家伙儿怎么拔钩针。

然而下一秒这唯一合理的解释就被否定了。

“没有呀。”乔栖宝歪着小脑袋,表情萌哒哒的:“我是看妈咪学的,妈咪拔针的时候不就是这么拔的吗?”

乔诗蔓再次愣住。

她确实在小家伙儿面前拔过钩针。

但她三岁学习林氏钩针,这都十多年过去了,她早练出来了,所以她拔针速度特别快,一般人根本看不清她的手法,只会觉得她是直接把针拔出来了。

可三岁的栖宝宝,竟看出了她的手法!

乔诗蔓很是震惊:难道这就是栖宝宝的天才之处?

乔栖宝虽然比同龄的小朋友都聪明,但离天才还是有些距离的,乔诗蔓三岁的时候,已经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什么奥赛题,什么高数,全都难不倒她,反观乔栖宝,只会做十以内的加减乘除,超过十,就不算了。

乔诗蔓一直以为,乔栖宝没有继承她天才的大脑。

虽然稍微有点遗憾,但她也没有强求,孩子嘛,健健康康的就好了,况且栖宝宝长得这么可爱,她已经很赚了。

可现在看来,栖宝宝似乎在医学上,很有天赋?

乔诗蔓努力按捺住心底的激动,温柔道:“栖宝宝,你还记得刚才这针扎在哪里吗?”

乔栖宝点头:“记得呀,扎在大魔王脖子后面。”

“很好。”乔诗蔓循循善诱:“你现在重新把针扎回去!”

仍然趴在地上的秦煜城:“???”

老婆,你想干什么?!

“好哒妈咪。”乔栖宝低头,作势就像扎针,结果却发现秦煜城用手挡着后颈。

“妈咪!”小家伙儿立刻告状:“大魔王把那个位置挡住了!”

乔诗蔓瞥了秦煜城一眼,沉声命令道:“秦煜城,松开。”

不松!秦煜城怒了:我也是有脾气的!

想他堂堂华国首富,l国公爵,翻手为云覆手雨,跺跺脚全世界都得震三震,现在被老婆扎也就算了,还要被个三岁的熊孩子扎?

是可忍孰不可忍!

乔诗蔓,你不要仗着我爱你就肆无忌惮!

这一刻,被欺压已久的秦煜城终于爆发了,他要反抗!他要让乔诗蔓知道知道这个家到底是谁做主!

“你松开让栖宝宝扎你一下,我就原谅你,不给你穿女装了。”乔诗蔓又补充了一句。

秦煜城立刻松手:“好的老婆。”

秦熙泽:“……”

爸爸,你好丢人哦。

见秦煜城松开了手,乔栖宝上前,小巴掌一拍,便把针又扎了回去。

秦煜城的身体以肉眼可见僵住了。

他动不了了!

乔诗蔓立刻上前,查看乔栖宝扎对位置没。

她把手往秦煜城后颈处一放,然后睁大了眼睛,以一副惊喜到无以复加的表情看向乔栖宝。

小家伙儿扎对了!

他明明没有学过穴位,可却准确无误的找到了秦煜城的定身穴,一针扎了进去!

虽然乔诗蔓刚扎过秦煜城,可针孔是不会留下痕迹的,所以这个穴位是乔栖宝自己找到的!

“栖宝宝,你是怎么做到的?”乔诗蔓又惊又喜的问。

乔栖宝皱眉,一副很困惑的模样:“很难吗?不就是按穴位图扎吗?”

乔诗蔓睁大了眼睛:“你还知道穴位图?”

“妈咪你是不是傻?”乔栖宝皱着小眉头,小表情那叫一个傲娇:“你办公室里不是挂着呢吗?那个穴位图,看着好像一幅画,特别有意思,我都记着呢!”

,content_num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xcmxs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