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煜城却勾唇,笑得高深莫测:“是么?那我们就一起看看热气球能把我们带到哪里。”

热气球缓缓升起,与漫天孔明灯相伴,越升越高。

孔明灯和河灯是之前就放的,但在高空中看,和在湖泊上看,完全是不一样的感受。

下方,河灯星星点点,湖泊明亮如镜,空中,万灯齐升,场面更加壮观。

乔诗蔓这才惊觉,原来秦煜城的每一步,都是连着的,他放河灯和孔明灯,不仅仅是为了在小船上惊艳她,更是为了此刻热气球上升时,再惊艳她一次。

狡猾的男人!

热气球上有另一桌烛光晚餐,这次是法餐,鹅肝,鱼子酱,蜗牛汤……应有尽有。

“这也是你做的?”乔诗蔓好奇的问。

秦煜城叉起一块儿鹅肝,递到了乔诗蔓唇边:“恩,第一次做法餐,尝尝看喜欢么。”

乔诗蔓张开嘴巴,咬下了那鹅肝。

鹅肝腥味重,不好烹饪,可秦煜城做得却很好吃,乔诗蔓一点儿腥味也没尝到,入口的只有鹅肝的香嫩,还有淡淡的柠檬的味道。

“你用柠檬去的腥?”乔诗蔓问。

秦煜城点头:“还加了点儿别的料,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乔诗蔓如实答道:“没想到九爷您还蛮有做饭的天赋的。”

听到“九爷”这个称呼,秦煜城有些无奈:“我都给你做两顿饭了,还换不来你一声好哥哥?”

也就她,能让他亲自下厨。

换成其他人,他才懒得做!

“换不来。”乔诗蔓故意道:“我的‘好哥哥’可是很贵的。”

秦煜城蹙眉:“什么很贵?”

“好哥哥啊。”乔诗蔓下意识的答。

“诶!”秦煜城笑得好坏:“好妹妹,乖。”

乔诗蔓这才意识到上当了,反手往秦煜城胸口锤了一下:“你无聊不无聊!”

秦煜城反手抓住了乔诗蔓锤到他胸口的小手儿,轻轻一拽,便把乔诗蔓拽到了怀里。

“蔓儿,这样不是很好么?”他抱着她,语气轻柔:“为什么不肯接受我呢?你明明也喜欢我。”

他能感觉到,她对他其实也有好感。

否则的话,她不会总被他戏弄,更不会一被他戏弄就脸红。

女孩子,只有在心上人面前,才会娇羞脸红。

乔诗蔓沉默了,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永夜】已经不在了,或许她应该给秦煜城一个机会。

可她做不到,她总觉得,如果自己也放弃【永夜】,那【永夜】就真正的消失了。

她恍惚中有一种错觉,她觉得只要自己不忘记【永夜】,只要自己坚持不断的给【永夜】发消息,【永夜】就一直还在……

所以她无法放手,她无法让自己一生的挚爱,就这么消失!

心中一阵苦涩,乔诗蔓拿起桌上放着的高脚杯,将里面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蔓儿,你到底在顾虑什么?”秦煜城追问道:“是因为栖宝宝的生父吗?其实你完全不需要顾虑这个,因为我……”

他正欲说出真相,这时,前方出现了一座高塔,此行的目的地到了。

那是一座观星台,秦煜城建它,就是用来观星的。

秦熙泽和乔栖宝正在观星台上等他们。

于是秦煜城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现在不是表明真相的时候,一会儿到了观星台,等两个小家伙儿捧着花出现后,才是最佳时机。

这才是他的最终表白。

这次表白,只能成功,绝不能失败!

,content_num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xcmxs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