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爷压不住火了,拎起一旁的铁棍就打算替心上人暴打渣男。

凌子霄连忙拦住了他:“九爷,再打就死了!”

秦暮宇已经成木乃伊了!

全身上下没一块儿好肉,断掉的骨头也刚刚接上,都还没长住呢。

再挨几棍子,绝对归西。

秦煜城看了眼秦暮宇那被包裹成木乃伊的悲催模样,也感觉再打人肯定就没了,可不打,心里又怒气难消。

“一会儿审问完了,给他最好的医生进行治疗!”秦煜城黑着脸下令道。

治好了,再揍!

凌子霄瞠目结舌,一时间甚至有些同情秦暮宇了。

惨,太惨了,伤都还没养好呢,下一轮毒打已经安排上了。

得亏战七爷还不知道这事儿,不然还得再安排一轮。

强行压下心底的怒火,秦煜城继续审问:“孩子不是你的,那是谁的?”

秦暮宇冷汗“唰唰”的往下流,他知道秦九爷正在火力全开的追求乔诗蔓,如果秦九爷知道了他把乔诗蔓的第一次卖给了一个糟老头子,会轻饶他吗?

他只怕会死得更惨!

“如实说,我兴许还会饶你一命。”秦煜城似乎看透了秦暮宇在想什么,于是冷声道:“但你如果敢说半句谎,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秦暮宇吓得直哆嗦,秦煜城的恶名,他是听说过的。

这个男人阴狠可怕,手段残忍,得罪他的人,死都是一种解脱,他会一点一点的折磨对方,精神和身体一起折磨,直到那人彻底崩溃,生不如死!

“我说!我说!”秦暮宇不敢再有半分隐瞒,连忙说出了事情:“其实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这一切都是乔诗雅暗中操办的,她把乔诗蔓的第一次给卖了,卖给了一个糟老头子,卖了一百万!”

“订婚夜那天,乔诗雅收买了酒店服务员,让服务员往乔诗蔓喝的酒里加了椿药,乔诗蔓当时已经有些醉了,没发现酒被下了毒,把酒全喝了!”

“喝完后,乔诗蔓已经神志不清了,我就把她送到了楼上的包间里,然后我就走了,乔诗雅联系了买家,让买家过来收货!”

一口气把真相全部说出来后,秦暮宇开始哭喊求饶:“九爷,这一切都是乔诗雅那个贱人的主意!跟我没关系啊!我是守法公民,我其实特别反对这个歹毒的计划,可我当时被猪油蒙了心,眼瞎一样的喜欢着乔诗雅,我是为了乔诗雅,才同意这个计划的!”

“你胡说!”见秦暮宇把脏水全泼自己身上了,乔诗雅都快气炸了,她气急败坏的反击道:“蔓儿可是我的亲妹妹,我怎么可能对她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明明是你,看中了我们乔家的资产,所以才想出这么一个卑鄙下作的手段,好夺走我们乔家的资产!”

“九爷,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他。”乔诗雅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角噙着泪花看向秦煜城:“他就是一个骗子!他父亲就是因为在项目上说谎,所以才被秦家大少秦慕海逐出秦家的!”

“秦慕海是您的大哥,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您大哥,秦暮宇的父亲名叫秦浩,因为他在项目上说谎,害您大哥赔了好多钱呢!您大哥肯定还记得这事儿,你一问就都知道了!”

乔诗雅不知道秦家的内幕,还以为秦煜城跟秦慕海这对儿兄弟关系很好呢。

可实际上,秦煜城巴不得秦慕海把底裤都赔光!

秦煜城余光冷冷扫向乔诗雅,眸底没有一丝的温度:“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狗肚子里去了么?!”

乔诗雅一僵,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秦煜城刚说过,他问,她才能答,他如果没问,她敢瞎嚷嚷的话,就割她舌头!

“九爷息怒!您的话我都记得!我都记心里了!”乔诗雅哭着求饶道:“我是因为秦暮宇那个猥琐男污蔑我,我气不过,所以才开口的。”

“求求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好吵。”秦煜城敛上了眸子,他五官好看得不食人间烟火,好似堕入凡间的神明,清冷高贵,美到不真实:“吵得我头都疼了,凌子霄,剜了她的舌。”

他面无表情的下令,命令残忍,可他黑沉沉的眼眸里,却没有一丝波澜。

,content_num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xcmxs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