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要是谭震牵涉到消防器材问题当中,还拿了喜美集团的好处,那么一旦省里重视、查起来,谭震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就算不会被查处,也至少要挪位置,那样的话,市委书记的位置就会出空。<br>无论资历还是能力,宏叙都认为,自己担任市委书记,是理所当然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到底要不要把喜美集团这个马桶盖掀开?<br>宏叙也不是没有顾虑,那就是原来的省·委秘书长谭四明,已经升任了省·委常委,谭四明和谭震的关系,据传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自己要是去动谭震,会不会引发谭四明对自己出手?那到时候自己又会有几分胜算呢?几乎没有!一个地级市长,又怎么跟省·委常委斗?<br>这么一想,宏叙长叹了一口气。自己明明知道谭震肯定有问题,可谭震上面的背景强,自己这个二把手,根本拿他没有办法。这就是让人憋屈的现实。<br>人与人之间、领导与领导之间,存在着极大的差别。有的人,一腔热血、古道心肠,就算在这充满风险的生存环境中,还是会为理想而战,比如萧峥;而更多的人,只会做利益的权衡,为自身而谋,当看到可能危及自身利益的时候,就会如蜗牛一般,把伸出去的触角给缩回来!<br>接下去的几天,市里的消防安全检查组继续推进工作,喜美集团大出血紧赶慢赶地将各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大型企业的消防器材全部进行了更换,各单位再进行了自查,上报消防安全检查组备案,落实了单位一把手的安全责任,要是以后出现火灾等安全问题,就要追究主要领导和相关分管领导的责任。这样一来,各单位都高度重视。在体制内,事情办不好,是因为责任没敲实,一旦到了每个人的头上,动真碰硬地追究责任,就没什么特别难的事了!<br>一个礼拜下来,消防器材更换得也就差不多了,隐患基本消除。<br>这天,市纪委书记高成汉特意去安县调研,听取了安县县委县政府在推进绿色经济发展、加强生态文明建设方面的情况以及县纪委今年重点工作以及明年工作思路。至于,高成汉为什么要听取绿色经济、生态文明建设的情况,是为肖静宇打前站,先行总结工作经验来的。<br>高成汉来之前,又跟肖静宇通过电话,把消防隐患已经基本消除的情况,对肖静宇进行了汇报。肖静宇对高成汉的工作表示了高度赞赏和感谢。赞赏,是因为在如何妥善消除安全隐患,又不过分打草惊蛇方面,高成汉确实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感谢,是因为作为市委里的“战友”,高成汉做了不是他职责范围内的事情。<br>高成汉对肖静宇说:“肖书记,你不该说感谢的话。我们是一个班子里的同志,只要是为我们这个班子好的、为老百姓好的,我去做、或者谁去做都是一样,也都是应该。”高成汉对自己的定位一直非常准确,从不因为肖静宇比他年轻、又是后进,就在肖静宇面前摆老资格,也从不居功自傲。<br>这是素质,更是定力!一般体制内的人,最怕的是,比自己年轻的人,弯道超车,当了自己的领导。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会出现内心的极度不平衡。然而,高成汉却没有。有多少领导干部有这样的素质和定力?肖静宇心里几乎认定,高成汉和萧峥一样,将来是可以干大事、担重任的人。只是,他需要一个机会。<br>肖静宇也愿意给他提供相应的机会。她向高成汉透露,省里将会对镜州的发展重新进行定位,从以前的这个要发展、那个要发展,聚焦定位在绿色经济、生态文明建设上来。市委、市政府的工作方向也将朝这方面调整。<br>肖静宇提供的这个消息,高成汉听了,也记了下来,他说:“要是我们镜州的发展方向,能定位在‘绿色经济、生态文明’上,镜州在近几年内,一定能大放异彩!”肖静宇道:“高书记,我们一起朝这个方向努力吧。”高成汉也振奋道:“必须往这个方向努力。我除了本职工作,肖书记有什么交待的尽管说。”<br>“高书记,这两天结合纪委工作,你能否去一趟安县?”肖静宇道,“一方面帮我到安县,对金坚强、管文伟同志的工作表示肯定。另一方面,引导安县在‘绿色经济、生态文明’建设上提炼、总结经验,江中的绿色经验在镜州,镜州的绿色经验在安县,我们要从基层开始总结,推进全市各地发挥优势、鼓励创造,推进全域生态建设、发展全域美丽经济!”<br>这也正是高成汉到安县会听取绿色经济发展、生态文明建设情况的原因!除了听取县委、县政府的工作之外,高成汉还听取了纪委工作总结和思路那是年终的常规工作。<br>会议结束之后,吃过工作餐,高成汉没有回市里,而是留在安县住宿,并让县委书法金坚强和暂时主持县政府工作的常务副县长管文伟到自己房间坐坐。<br>当房间里只剩下三个人时,高成汉对金坚强、管文伟道:“金书记、管县长,首先我要代表肖书记,对你们的工作表示肯定和感谢。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们将局势控制得非常好。”要不是知情人,恐怕不明白这句所谓“将局势控制得非常好”,到底是什么意思!<br>但是,金坚强、管文伟却非常清楚高成汉说的是什么意思!金坚强道:“为了做好这件事,管县长是亲自指挥,反复演练,就把它当成一次升级的消防实景演练。所以,管县长是最辛苦的。”管文伟道:“金书记,不能这么说,你不是一次次给我打电话?我虽然具体在抓这个事情,可要是没有你的指挥,也不能做到这般滴水不漏啊。”<br>“你们两个人不用相互客气了。”高成汉微笑道,“总之,你们工作完成是不错的,成效有两个方面:一是通过这次对外界是火灾、对内部是实景消防演练,让全县都再次紧绷了消防安全这根弦。同时,在全市消除了安全隐患,这是最重要的!二是让某些通过关系将不合格消防器械卖给政府的喜美集团,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所以,肖书记说了,你们的工作做得好,她非常满意和认可,也让我来对你们说一声‘辛苦’。”<br>“谢谢高书记、肖书记的认可。”管文伟道。“其实,辛苦的是肖书记。她还在坐月子,却还在考虑市委的工作,真是太不容易了!”金坚强也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肖书记会恢复工作?”<br>“很快了。不到一个礼拜,肖书记就会恢复正常工作。”高成汉道,“这次来,我还带来了一个新的任务,今天在会上我也已经听取了你们的汇报,接下去一定要把安县发展‘绿色经济、生态文明’的经验、特色、亮点总结好,肖书记说了,这方面的工作,安县要走在全省的前列、镜州要走在全国的前列,为我们国家生存环境更加友好、可持续发展更加绵延流长做出贡献。这是根据省里对镜州新定位,做出的判断。你们也是正当其时,一定要把工作精力聚焦投入到这个方面上来!”<br>金坚强、管文伟互相看看,心底也抑制不住地兴奋,省里对镜州有新定位,市里需要安县来当排头兵,金坚强、管文伟作为书记、主持工作的常务副县长,责无旁贷!金坚强道:“高书记,也麻烦您转告肖书记,安县从贫穷落后,按照当时省·委领导的先进理念,经过肖静宇同志、萧峥同志还有我们的努力,走到了今天,我们是凭借绿色、美丽经济破局,走到了今天。我们一定会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下一步我们将重点抓好总结提升的文章,争取将安县发展成为一个更富、更美、更宜居的生态样板县!”<br>管文伟道:“我一定在金书记的领导下,抓好各项工作的落实,向省·委、向各位领导交出满意答卷。”<br>高成汉看看管文伟道:“管文伟同志,尽管你现在还是常务副县长,但你是在主持工作,只要把工作干好,组织一定看得到。”管文伟道:“高书记,说实话,只要没有新县长,我就把自己当成县长在干活。”高成汉道:“这就对了!”<br>在西海头,纪委的查处工作在深入推进,李小刚已经认罪,列宾也没有扛住交代了问题,市纪委、市委立刻做出决定,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对李小刚、列宾分别作出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处分,随后移交司法起诉。<br>在宁甘省,戴学松的问题其实也已经证据确凿。他与多名女子发生不正当xing关系,收受列宾贿赂280万元购买省城别墅,收受其他干部、企业老板贿赂高达400多万元帮助承揽工程、争取补助、干部提拔和工作调动等等。这些足够戴学松判处20年以上。省纪委希望戴学松能够吐露圈子里其他领导干部的贪腐情况,可戴学松一直闭口不言。<br>有的人就是如此,自己已经逃不掉了,他就拼命保护其他人,希望当自己出来之后,那些人还在位置上,自己的“义气”可以为自己换得出狱之后的好日子,至少在位的人还可以照顾自己的家庭和子女。这是属于反腐分子中的“死扛”一派,也是迫于无奈作出的利益权衡。每个人都会从现实利益出发,来做选择。戴学松就选择不供述他知道的任何人。<br>这样一来,省纪委也颇为棘手,只好继续打疲劳战,将纪录审查工作继续下去,希望有一天能攻破戴学松的心理防线。<br>萧峥也开始忙起来了。市委书记陈青山将萧峥叫去,新一轮的干部调整开始了!前期,萧峥进行大范围的“战斗力”调研成果,终于有用武之地了。